制度建设是大学校长重要任务

发文时间:2012-10-18
 好制度可以保证大学的运行不以校长的变换以及管理的随意性为转移。我们不能因为对大学校长寄予过高的期望,而放松大学制度建设。校长的重要任务,就是制度建设。

  制度比校长个人对于大学发展更重要。好制度可以保证大学的运行不以校长的变换以及管理的随意性为转移,使学术活动能够稳定而有效地开展下去。

  目前,政府部门十分重视重点大学校长的遴选,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对大学校长寄予过高的期望,而放松大学制度建设。不仅如此,校长遴选与制度建设之间是对立统一的关系。校长的重要任务,就是制度建设。

  首先,制度建设是所有复杂组织领导人的使命。对于简单组织与复杂组织而言,其领导者的使命是不完全相同的。从社会系统视角看,组织领导者的作用不在技术层面,而在价值层面,后者是指领导者要确立一个组织的价值观和信念体系,并带领组织成员去努力实现这个价值和信念。

  其次,大学是一个复杂组织。大学组织由于其目标的模糊性、技术的不确定性、人员的流动性等特点,是比企业复杂程度更高的组织形式。再加上学术工作的创造性等因素,更增强了其复杂程度。另外,大学是一个制度化的组织,大学运作的成效不是可以通过几个简单的效率指标就能够体现出来的,而是在较大程度上体现在与合法性制度的匹配上。从这个意义上讲,我国世界一流大学的建设,重要的不是在包括科研成果在内的硬指标上达到国外优秀大学已经达到的水平,而是要建立被国际学术同行所认可的学术制度。

  再其次,制度是维系大学组织运行的关键所在。在崇尚学术自由的大学中,学者被赋予开展学术活动很高的自主性和独立性。在这种情况下,大学靠什么来保证其运行的秩序和效率呢?显然,大学组织需要建立一定的制度。制度是个体和组织决策时所遵循的基本准则,这个准则既可以是成文规定,也可以是不成文的规定或者说是规范。与企业、军队、机关等其他组织相比,大学制度的特殊性表现在,它主要不是靠成文的“规则”发挥作用,而是通过不成文的“规范”和“文化认知”发挥作用的。

  当前,中国大学存在的许多问题,从表面上看是效率低下所致,实质上是由于制度缺失引起。由于制度的缺失及其他原因,中国大学具有“评价导向型组织”或者说“资源依赖型组织”的特点,它们的行为方式不是追求学术目标,而是尽力去满足外部机构为设点、评奖、升级、拨款而设定的标准,甚至不择手段地去利用社会资本争取资源。当学术标准与非学术标准发生冲突时,往往是非学术标准在大学选择行为中占了上风。大学制度缺失带来的另外一个不利结果是,组织间的不当竞争,造成难以形成超越大学组织的学术共同体。我们可以设想,在没有形成学术共同体及其行为准则的情况下,一个国家即使有再大的经费投入也难以孤立地建设少数高水平的大学。

  大学需要制度,制度给其行为选择的定力,这个定力就体现在办学思想及其行为准则上。如果政府不再将升格、设点、课题项目、办学经费、基建等作为考核校长业绩的考量,如果在追求学术价值的过程中,校长有勇气和魄力说服大家放弃眼前的利益,大学就有了一种不同于以往的行为准则和定力。因此,返璞归真、建设学术制度和纯正学术风气,是大学校长应承担的历史使命。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教授阎凤桥